我只是想搞笑 第22章 难道、莫非……

  • 时间:
  • 浏览:33

    这位医生好巧不巧正是给陈苏老师看病的圆脸女医生。

    “姑姑,我回去了。“说完,韩笑笑逃也似地跑了。

    女医生走近韩文玉,看着韩笑笑的背影好奇地问道:“文玉姐,刚才你身边的小鲜肉是谁啊?怎么跑的这么快?”

    “他是我侄子,今年上高三了。小蓉,你怎么还叫上小鲜肉了,真够时髦的啊。”

    圆脸女医生赵蓉笑着说道:“原来是你侄子啊,长得真是又高又帅,不知道以后便宜了哪个妹子。”

    “我家笑笑当然帅。你就别犯花痴了,反正不会便宜你就是了。”

    “为啥?姑娘我如今年方二八,现在很流行姐弟恋的哦。”

    “去去去,你可不是16岁的二八,你是真的28,姐弟恋也不能差了10岁吧。”

    赵蓉忽然间想到什么,好笑道:“你这个侄子可真逗,上午跑到我的诊室,假装一个女病人的弟弟,想要询问病情,结果被女病人当场撞上拆穿。

    你侄子不会在玩姐弟恋吧?他当时向我询问时,那表情真像那么回事,我差点就说出女病人的病情了。”

    “瞎说什么呢?你说他冒充女病人的弟弟问病情?女病人叫什么名字?”

    “原本我可记不住病人名字,不过对你侄子印象深刻,就顺带记住了女病人的名字,她叫陈苏,系统里显示好像是一中的老师。”

    韩文玉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疑云,这么说来笑笑与陈苏老师不是恰巧碰上的?笑笑为什么要冒充陈苏老师的弟弟去向医生问病情?

    难道是陈苏老师的病有什么问题,笑笑关心她,才这么做的?

    心里想着,顺口问道:“小蓉,陈苏老师是我侄子的班主任,她的病情有什么问题吗?”

    “嗯,是有些麻烦。原本不是啥大毛病,只是之前她在其他医院看病,开的药不是很对症,不仅没有减缓病情,反而刺激病情发展了。”

    “那好治吗?”

    “估计要多花时间了,我给她先开了两种药,一种内服,一种外敷,看看效果如何。”

    韩文玉心不在焉地又和赵蓉聊了两句,就回了内科医生办公室。

    坐在座位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看看桌上韩笑笑的几项检查报告,每一项指标都很健康,脑部CT也显示毫无问题。

    “怪不得笑笑推三阻四地不肯检查身体,这小子不会是骗我说生病吧?”

    但是自己这个侄儿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说过谎话,如果真是不能说的事情,也最多保持缄默而已。

    笑笑最近的确每晚都学习到三四点,甚至有时天都快亮了,这么高强度的用脑和很少的睡眠,的确有可能出现头疼症状。

    那为什么笑笑要冒充陈苏老师的弟弟,去了解陈苏老师的病情呢?

    韩文玉越想越觉得蹊跷。

    忽然间,赵蓉的话在脑海中闪现,“你侄子不会在玩姐弟恋吧?”。

    难道、莫非……

    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从心里冒出来,从它冒出来后就挥之不去。

    不,不会,这不可能。

    可是想想刚刚见到韩笑笑与陈苏老师时的场景,两人似乎正要往大厅外走啊。

    再想想笑笑离开时的样子,好像逃跑似的,那不就是怕赵蓉认出他嘛。

    这里面如果没有隐情的话,笑笑为什么要跑那么快?

    韩文玉越想脸色越不好,抬头四下望望,看到科室里其他医生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她。

    她起身向外走去,这时她又想起一件事。

    前一阵笑笑问过自己,皮肤病该怎么治。

    和今天的情况联系起来,说明笑笑早就知道陈苏老师得了皮肤病,那他为啥要以陈苏老师弟弟的身份去询问病情?

    他和陈苏老师之间究竟有什么事情?

    韩文玉是知道陈苏老师的个人情况的,这位班主任可是单身的老姑娘啊。

    自家笑笑刚刚18岁,记得陈苏老师的年龄过30了吧。

    如今这个时代,流行姐弟恋是不假,可是这也差的太远了,况且还是师生恋,更是不能允许。

    一时间韩文玉心急地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她这时满脑子都在往这方面想。

    人在很多时候,一旦把事情往一个方向想,就会不断地自行追加各种支持的论据,从而让这件事形成定势。

    此刻的韩文玉就是如此,她的心因此彻底乱了。

    谁能想到,马上就要高考了,笑笑出这种幺蛾子的事情呢?

    想到高考,韩文玉心里有些埋怨陈苏了,笑笑是个孩子不懂事,你这么大人了,还是班主任老师,怎么就这么不知道事情的轻重呢?

    面临高考,若是心态出现巨大波动,很容易在高考时失利。

    不行,自己必须找陈苏老师谈一谈。

    对于韩笑笑这个侄儿,韩文玉是打心眼里疼惜,从小哥哥嫂嫂离婚,让笑笑的心灵深受打击。

    记得韩笑笑上小学时,自己有一次接他放学,去得晚了没找到人,后来发现韩笑笑一个人在学校门口附近的小巷里,头脸上都有伤。

    当时就把她心疼坏了,问他是不是被人欺负了,韩笑笑却一直都不肯说话。

    只是到了家,自己妈(笑笑的奶奶)悄悄问他,韩笑笑才小声说,“他们骂我是没人要的孩子……”

    韩文玉听说后,眼泪顿时掉了下来。

    这事要怪就怪自己哥哥,嫂子好好的,不知道珍惜,整天想着一夜暴富,把好好的家给搅和散了。

    自己妈若不是操心哥和笑笑,又怎么会这么早就过世呢。

    就是从妈过世时开始,笑笑的成绩一步步滑落,自己苦口婆心地劝慰,把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紧盯韩笑笑学习上,也仅仅能够让他勉强维持住年级中等的水平。

    好不容易笑笑就要高考了,只要能够考上一个不错的学校,自己也算对得起妈过世时的嘱托。

    谁能想到,这个关键时刻,韩笑笑居然会出现感情上的纠葛,而且还是这样的畸形恋情。

    不行,自己必须严防死守!

    笑笑那里肯定不能挑破了说,那会影响他高考。

    韩文玉一通思索,终于拿出了手机,按下了陈苏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