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财富人生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两刃相割,利钝乃知

  • 时间:
  • 浏览:11

    负面影响正在向新闻集团在美国的商业中蔓延。默多克遭到“逼宫”,新闻集团董事会的独立董事们希望默多克能够尽快公布继任计划,以减轻股东们的担忧。

    虽然此次丑闻牵涉的报社,只代表新闻集团媒体帝国的一小部分生意,但窃听丑闻已经导致新闻集团的价值缩水数十亿美元,股票价格从丑闻爆发时的18.34美元,下降到12.97美元。默多克家族在新闻集团持股的市值也已缩水15亿美元。

    当新闻国际公司前总裁丽贝卡布鲁克斯在英国被捕的新闻传出后,股东开始大量出售股票,新闻集团股价进一步下跌。标准普尔的调低信用评级,无疑是雪上加霜。

    新闻集团的股东本来就分成几个派别。以往默多克可以强势压制,然而,现在,集团内部倒默的势力开始抬头,其中最强的一派支持新闻集团首席运营官彼得切宁接任他的职务。

    内忧外患之下,默多克不得不拖着身心疲累的老迈身体,约见吹响倒默号角,疯狂做空新闻集团的安迪史密斯,这个华尔街的饿狼!

    洛克菲勒中心,古典奢华的办公室两扇大门洞开,办公室内华丽的装饰,浓烈的色彩,展现出雍容华贵。欧式华丽的枝形吊灯下,一身笔挺西装的安迪史密斯,踩着充满古典美感的地毯,一脸微笑的看着走到门口的默多克,迈步上前迎接,距离两步远的时候,安迪伸出手。

    “上午好,鲁伯特,有失远迎,抱歉。”

    默多克面孔在时髦的巴拿马草帽下笑容全无。他无言地伸手和安迪握了握。

    “不用客气。胜利者总要有胜利者的姿态嘛。”

    “呵呵,请——”

    对于默多克话语中的锋芒,安迪并没有回避,而是微笑,坦然受之,他无需做作,他本来就是赢家。

    两人走到奢华的休息区,相对而坐在松软的沙发上,默多克摘掉巴拿马草帽,一双阴鸷的眼睛盯着面带笑容的安迪,相对无言。

    “您的咖啡,请慢用——”

    很快,身穿雪纺白衬衫搭配黑色包tun群,黑s的小助理送上咖啡,默多克目光落在小助理带着酒窝的笑脸上,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嘴角微扬,淡淡的说道:“闻名已久,今日一见,果然神似,难得,可惜。”

    看着对面的默多克,用“憔悴”和“瘦削”这样的词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状态,本来还有点唏嘘的安迪,听到对方话中的调侃和嘲讽,不由摇头失笑,十分淡然的伸手示意了下,“尝一尝,这是最顶级的蓝山咖啡,搭配上她的技术,堪称一绝,无人媲美。”

    小助理神似英国的某人已经不是新鲜事,他话中的难得是调侃安迪难得能找到一个如此神似的,可惜则是嘲讽安迪,假的就是假的。

    “哦,是吗?那还真的要好好品鉴一下。”默多克面无表情的老脸上微微挑动了下眉头,伸手端起了咖啡杯。

    安迪也端起飘散着香浓气息的咖啡,微微一笑,轻抿了一口,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对面似乎在专心致志品鉴咖啡的默多克,嘴角上扬的弧度也越发的明显。

    老狐狸,认输都不肯痛快的认输,还想着占据主动,只可惜,砧板上的鱼,在怎么蹦跶,都逃脱不了那一刀!

    即便默多克这段时间果断的使出壮士断腕,弃车保帅的招术,承诺关停拥有168年历史的《世界新闻报》,放弃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仍难以平息公众的怒火。一句谢谢,再见的停刊词,以及七报连登的亲笔签名道歉信,都未能给窃听事件画上句号,事态仍在朝着更为严峻的态势发展。

    在世界舆论的齐声谴责下,默多克和他的帝国变成了“颤抖的老人”和“颤抖的帝国”。除了内忧外患的打击,对默多克的另一个打击无疑就是太子折翼。

    根据得到消息,新闻集团内部已有声音质疑38岁的詹姆斯默多克是否仍是接替默多克的最热门人选,新闻集团股东们不仅怀疑詹姆斯的危机处理能力,还嘲笑其没有采编经验,甚至提出让其策略xing辞职。

    而更致命的是,在美国,f已着手调查新闻集团旗下报刊记者窃听9.11事件受害人电话的报道。那么,新闻集团最悲惨的结局将是违反道德规范罪名成立,旗下的美国电视台的经营牌照将按照美国《联邦通讯法》吊销。这对于处境艰难的默多克新闻集团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说实话,对于默多克和默多克掌管的新闻集团,安迪还是十分佩服的,新闻集团绝对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国际化程度最高的综合性传媒公司之一,拥有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福克斯广播公司、福克斯新闻频道、国际交友网站space以及英国,澳大利亚多家报纸和卫星电视。绝对的巨无霸级,默多克更是可以称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世界范围内的“传媒大亨”。

    如果可能,安迪自然是想要直接打垮或者吞并对方,可惜,此时的他,是真的力有不逮。

    “啪——”

    默多克把手中的咖啡杯放到了桌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安迪,目光锐利而阴沉,冷漠的说道:“你准备何时才罢手?”

    听到对方有些傲慢的指责语气,安迪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把咖啡杯放下,有些松弛的后靠在沙发背上,摊开双手,淡笑道:“初知华尔街那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只是知道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心中充满了向往。

    慢慢长大,对于它的印象就只剩无眠的资本时代,无眠的华尔街。甚至因为自己的清高,对华尔街产生了不屑。。。呵呵“

    安迪摇头失笑,笑容中充满了自嘲,并不在意自己所说的不是默多克想听的内容而停下,反而是继续自言自语道:“等我真正深入进来,才知道,它是一张撒向世界的一张金融之网,这张网强大而脆弱,光明又黑暗。这张网既能让经济加速,也能让经济窒息,他就是华尔街!

    罢手?此时正值绞杀获利呀,鲁伯特,你要知道,资本是不相信眼泪的!

    呵呵,我知道,外界很多人都在背后说我是华尔街饿狼,贪婪的吸血鬼,不过,我并不在乎,就像我不在乎方法,只在乎输赢一样,我的首席智囊曾教导我说过:“想在华尔街找朋友,那就找只狗吧,外面的世界是近身rou搏战。”“

    安迪双眼笑眯眯的说着,像是闻到了血腥的鲨鱼,下意识地摸了摸嘴chun。

    默多克沉默着眉头紧皱,他比谁都清楚,纽约这个花花世界繁荣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血淋淋的厮杀,那些大财团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干得出来。是啊,资本的角逐,永远是一场不知疲倦、险象环生的斗争。

    “《纽约邮报》连续一周,头版头条刊登向你和你家庭的道歉信。。。并且,我保证,新闻集团旗下的所有媒体,自今日起,都不会报道关于你的花边新闻!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收回x战警的版权,我可以答应,还给你一半的版权,漫威可以使用变种人。。。“

    “哈哈。。。”

    安迪大笑着打断了默多克的话语,一直笑到默多克的脸色变黑,因眉头紧皱,让额头的皱纹明显的几乎能夹死苍蝇,才慢慢的收敛笑容,目光灼灼,寒芒闪烁,冰冷的脸上露出冷笑。

    “鲁伯特,你真的老了,无论你能不能不接受,新时代都是“赢者全拿”的残酷现实,你真的以为,你所说的这点自以为是的条件,就能代替数以亿计的美元吗?

    别傻了!”

    听着冷嘲热讽的话语,默多克全身不由的微微颤抖着,眼中全是愤怒的瞪视着安迪,犹如一只择人而噬老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真的要不死不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