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之投手归来 第一百五十五章:泽村荣纯的第3支全垒打(二合一)

  • 时间:
  • 浏览:19

    pps:这几天小熊更新的少,质量好像也没怎么提升上去,但谁让小熊脸皮厚呢?还是厚着脸皮求个订阅。说实话,小熊这也是被逼无奈。谁让求订阅的时候,订阅的成绩比较好看,不求的时候,大家好像就当忘记了。小熊这也是被你们逼的,只能在开篇的时候,不要脸的,乞讨了。

    正文:

    “乒!”

    在纠缠了一番以后,小凑春市并没有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样,选择四坏。

    而是瞅准了一个机会,果断出手,把球打了出去。

    被打出去的棒球,成功绕开了兴隆高中棒球队二垒手的阻拦,飞到了外野。

    “穿,穿过去了!”

    不等解说员解说。

    青道高中棒球队,看台上那些二军的选手,就已经激动的欢呼了起来。

    之前的比赛,把他们压抑的太狠了。

    如今总算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他们当然不会放过。

    小凑春市在这一片欢呼声中,飞奔上了一垒。

    无人出局,一垒有人。

    青道高中棒球队在八局下半的攻势,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犀利。

    不光是兴隆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就连特意赶来看这场比赛的其他几支八强队伍。

    都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身上,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威胁。

    巨魔高中的队伍里。

    莲司若有所思地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十分感慨的嘀咕道。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恐怕要开始了!”

    眼前站在投手丘上的那一位,也就是七海遥。

    在全国范围内,都是知名度很高的投手。

    就他今天这场比赛的发挥来看,七海遥已经有了不弱于全国顶级投手的实力。

    最起码他在这场比赛里,展现出来了那样的实力。

    在这种情况下,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依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

    看起来,就好像要将对手给彻底摧毁了一样。

    这就很不一般了!

    那些以青道高中棒球队为目标的球队,都从这样的细节中,体会到了青道高中的强悍。

    尤其是在接下来上场的这位选手,更是让所有的选手,都选择了沉默。

    因为对这一位选手,他们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他带给现场所有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尽管那些选手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说什么好?

    但现场的球迷,却没有心思理会他们的难处。

    尤其是独属于泽村荣纯的那三个粉丝团体,在看到自己支持的偶像站上打击区以后。

    他们已经激动的站了起来,用自己所有能够想到的方式,来给泽村加油。

    尽管比赛到了这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但每一次,只要泽村荣纯站上了球场。

    球迷就十分的期待!

    他们无时无刻都不在期待着,他们的偶像会奉献上怎样的表演。

    没错,就是表演。

    对于支持泽村荣纯的这些铁杆球迷来说,他们已经不认为全国范围内,还有那个选手,能够成为泽村的对手了?

    既然没有足以让泽村荣纯全力以赴的对手,那么比赛对于泽村荣纯来说,就已经是表演的舞台了。

    而且泽村荣纯好像也特别理解自己粉丝们的心情,每每在粉丝们感觉比赛有些无聊的时候,他都能够做出惊人之举。

    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沉浸在他高明的球技之中。

    这次应该也是一样吧!

    给泽村荣纯加油的那些粉丝球迷,一个个心里都保持着这样的期待。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泽村荣城的表演,想要看到泽村荣纯把球打出去。

    不管是什么样的打击?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方法?

    想来,泽村荣纯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就是不知道,兴隆高中的王牌和他们的选手。

    是不是已经在之前的比赛中,吸取了足够的教训?

    他们是不是也已经意识到,以他们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就不可能拦得住泽村?

    如果他们现在已经意识到了,那么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选择保送泽村荣纯吧?

    兴隆高中棒球队如果真的做出了那样的选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虽然会感觉失望。

    倒也并不意外。

    毕竟他们的对手是大魔王泽村荣纯嘛,兴隆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没有胆子对决,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之前泽村荣参加的比赛中,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人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哪怕他们跟以前一样,没有从泽村荣纯身上感受到太多的威胁,他们也不会就此改变自己的做法。

    选择保送掉泽村。

    想要对付泽村荣纯这个大魔王,没有比这更有效的办法了。

    虽然大家都那么想,泽村荣纯自己心里却很清楚,兴隆高中棒球队这些心高气傲的家伙,一定不会保送自己的。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长野县所谓的黄金一代。

    毕竟黄金一代的代表选手,要么曾经是他的对手,要么曾经是他的队友。

    虽然泽村荣纯本身并不是黄金一代的成员,但对他们过往的经历,对他们主要选手的性格,却了如指掌。

    如果是在以前,兴隆高中棒球队未必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毕竟他们除了要为自己个人考虑之外,同时也要兼顾到球队的整体利益。

    但是现在,兴隆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这已经是他们最后一次参加甲子园了。

    而且比赛的胜负,几乎已经确定。

    不会因为他们的一次逃避,而有任何的改变。

    相反。

    如果七海遥在这里选择跟泽村荣纯正面对决,并漂亮的解决掉泽村荣纯的话。

    原本没有任何希望的兴隆高中,或许还能看见一丝丝的曙光。

    可是放弃了正面对决的话,兴隆高中棒球队的选手,除了能让场上的比赛局面稍微好看一点。

    没有任何其他的用处!

    这一开始,就注定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

    因为双方的立场已经决定了,他们各自的做法。

    更不用说,这还是所谓长野县黄金一代的最后一次甲子园大赛。

    他们有这属于自己的骄傲。

    可以昂首挺胸的输掉比赛,绝不怯懦的,逃避对决。

    其实怯懦的逃避对决也没有那么严重。

    但前提是对方能够赢下比赛!

    只要他们能够赢下比赛,那自然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可是他们能赢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来七海遥和兴隆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早就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正面对决。

    不光是为了给他们自己一个交代,也是为了给长野县的球迷一个交代。

    同时,他们自己也有想要跟泽村荣纯,做个了断的想法。

    从中学时代开始,他们之间的纠葛已经纠缠了很长时间。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我做梦的时候,常常幻想这一幕。尽管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但还是会想起。下一次我们对决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泽村荣纯站上打击区以后,捕手位置上的凤翔,突然对他说道。

    这突如其来的对话,倒是把泽村荣纯给吓了一跳。

    他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凤翔,疑惑的问道。

    “想让我手下留情?”

    “别胡说八道,怎么可能?”

    两人自由的对话,把主裁判都给看懵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插话好呢?还是不插话的好?

    两人说话的时候比较小声,动作幅度也看不出什么。

    最终主裁判只给了一个眼神的警告,没有给出言语的警示。

    被主裁判眼神警告,两人才恍然想起来,这是甲子园的球场。

    不是他们赤城中学棒球队。

    他们之间的立场,也早已经不再是亲密无间的队友,而是要在球场上决生死的对手。

    “加油吧!”

    凤翔突然说道。

    说完以后,他就蹲下了身子,给投手丘上的七海遥打出暗号。

    这三个字,让主裁判,跟经受了五雷轰顶一样。

    两人明明是对手,凤翔奥一却给泽村荣纯加油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难不成他经历的是一场假的甲子园比赛?

    就在主裁判,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出言警告一番的时候。

    就听到打击区上的泽村,冷笑一声,说道。

    “对付你们,还用加油啊?”

    “那就来吧!”

    ……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起来特别的轻描淡写。

    但其中的火药味,十足。

    看起来已经有了生死大战的味道。

    主裁判原本想要开口警告的,发现两个人都已经闭上了嘴巴。

    他也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了。

    而且这种事情,民不举,官不究。

    只要打者或者捕手,没有自己提出来,受到干扰。

    主裁判主动插手好像也不合适。

    人家两个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他何苦去当那个坏人?

    只希望在接下来,两人能安分点,不要被摄像头拍出什么不好的东西来。

    投手丘上的七海遥,在接到暗号以后,连用目光牵制都没有,就直接把自己手中的棒球给投了出来。

    他投球的节奏,快得吓人。

    让打击区上的泽村,都有些惊讶。

    难不成这两个家伙,已经发现了什么?

    事实上。

    就连泽村自己,都是刚刚知道,自己那种超状态打击,需要准备时间。

    在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人发现过。

    按理来说,自己的对手就算瞅出了什么破绽,也不应该这么快就想出办法才对。

    应该不是!

    那七海遥的投球节奏为什么这么快?

    心中疑惑的泽村,并没有冒然对这一球出手,而是高高举着手中的球棒,一动不动。

    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一球,贴着内角的好球带,飞进了凤翔的手套。

    “啪!”

    “坏球!”

    棒球偏离了好球带,差不多半颗球的位置。

    凤翔凝重的回头看了一眼主裁判。

    虽说这一球确实没有进入好球带,但主裁判下定论,下得也太快了。

    甚至都不像是看清楚了这一球,才下出的定论。

    在泽村荣纯,决定不挥棒的时候。

    眼前这位主裁判,就已经判断,这一球最终会偏离好球带了。

    这也就说明,他非常信任泽村荣纯的选球眼光。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接下来的对决,对于他们兴隆来说,可就更加不利了。

    贴近好球带的球,只要泽村荣纯没有挥棒,那就是坏球。

    这还怎么玩儿?

    凤翔绞尽脑汁的想策略,七海遥的投球节奏,自然而然的就慢了下来。

    机会来了!

    虽然泽村荣纯的状态打击,有需要准备时间的弱点。

    但只要他自己应对得好,这个弱点他不告诉别人。

    说不定,能够成为一辈子的秘密。

    想要拖慢投手的投球节奏,方法还是很多的。

    就像现在,自己一次不挥棒,不就已经让对手疑神疑鬼了吗?

    虽说到现在为止,泽村荣纯依然不清楚,七海遥之前为什么要增快自己的投球节奏。

    但没关系。

    不管他之前究竟是怎么想的,只要不是为了针对自己的打击。

    那对泽村来说就没有意义。

    现在,他盯着眼前的七海遥,感受着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庞大压力。

    泽村荣纯自然而然的就进入了那种神秘的状态。

    周围的事物离他越来越远,在泽村荣纯的眼中,现在只有投手丘上的七海遥,以及他手中的那颗白色小球。

    随着这样的状态越来越熟练,泽村荣纯渐渐都已经开始习惯了。

    习惯这神奇的感觉!

    习惯在这样的感觉下,来跟高手对决。

    这种细节绝对掌控的感觉,是他在正常打击的时候,绝对没有办法感觉到的。

    来了!

    没有让泽村荣纯过多的等待,七海遥就把自己手中的白色小球给投了出来。

    已经一个坏球落后的他,看起来有些着急拿下好球数。

    竟然把球投到偏正中的位置。

    虽然棒球带了变化,用的是七海遥最得意的切球。

    投了一百三十球以上的七海遥,状态看起来好像还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

    投球的威力,依旧十足。

    眨眼间那颗白色的小球,就飞到了泽村荣纯的手边。

    以泽村荣纯现在的状态,这一球的变化,他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来的好!”

    他心中大喝一声,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自己挥动球棒的两条手臂上。

    通过身体的旋转,将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在一点上。

    在这一点上,完成了爆发。

    “乒!”

    球棒重重地击打在白色的小球上,然后把那颗白色的小球给远远的打飞了出去。

    泽村荣纯虽然没有用螺旋打击的方式,来增加自己挥棒的力量。

    但因为他早有准备,将力量集中在一点上爆发。

    再加上打中球心的关系,那颗白色的小球,依旧飞出去了,很远。

    足足飞行了100多米,飞上了右外野的看台。

    “全,全垒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