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修道者 第二百七十七章 先下一国

  • 时间:
  • 浏览:27

    将事情定了下来,陆离继续闭关修炼去了。

    现在刚进入阴丹境界,修为已基本稳固了下来。

    内视丹田,里面的白色光团还是原来那副圆融光亮的样子。

    此物不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事物,只是自身修炼圆满之后的体现,就算将陆离的肚子剖开也不会看见这东西,阴丹是一种在精神层面上的物质。

    现在到了这境界打坐也没有什么用,这已经不是机械性地吸收天地灵气,就能够增长实力的时候了。

    只有服用金丹才能继续增长实力。

    修行如同蓄水,陆离现在不是水不够,而是身体这个容器限制了修为进一步提高。

    陆离现在的情况就是精神已开始蜕变成仙,而躯体还是处于肉体凡胎阶段。

    他是性命双修,所以肉身一日没有点化阴质,那么就无法成金丹,进入地仙之境。

    当然,若是陆离狠下心来,断绝后路,直接用羽化登仙之法,抛弃躯体升仙也可以。

    不过这样虽然看起来很方便,但是以后每升一级必须要耗费极大的代价。

    所以陆离宁愿修为停滞一会,也不愿追求捷径。

    想到这里,陆离拿出皇天玺印。

    手中的玺印通体由黄金制成,其上刻画着山川河流,人文社稷;一方玺印在手,仿佛掌握了整个天下一般。

    不过,仔细一看还差了一丝灵性,皇天玺印里面没有龙气,所以只是空有其表罢了,不是真正的天子龙印。

    若是在其中加入了龙气,那么才是真正的社稷之印。

    对敌之时,祭出此印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座山的重量,而是蕴含着江山社稷之力。

    以力压人的同时还以势压人。

    陆离拿出封印有天子龙气的玉印,玉印通体呈青色,里面一条金线在缓缓蠕动。

    这便是袁天罡在西南蜀地所收的龙气,抽出此龙气之后,西南千年之内不会出现天子,这便是龙气被收取后的影响。

    龙气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它和一个王朝的气运紧密相关,龙气庞大之时,王朝对应的是盛世。

    龙气一旦变得很稀薄,王朝对应的是衰落。

    陆离拿出伏龙鼎,随即点燃炉火,将玉玺投入丹炉之中。

    丹炉可炼万物,只要火候掌握好,便可提炼出精华来。

    炼器也是一样的道理,无非就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随着玉玺的炼化,里面金色丝线被解放了出来。

    吼!一声龙吼。

    栩栩如生的金色神龙沐浴在金色火海之中。

    砰!

    金色神龙撞向丹炉内壁。

    伏龙鼎一阵抖动,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

    丹炉最重要的功能便是防止能量外泄,如果就这样轻易让龙气出来,那么陆离也不用炼丹了。

    并且伏龙鼎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伏龙伏龙,若不能降服神龙还算什么伏龙鼎。

    外界,空虚公子等人已在大唐的边疆,由于有唐皇的文书,边关将领没有难为他们,而是恭敬地放几人离开。

    一路上,五人顺便干一些降妖伏魔的活,如此倒也获得了许多名声,道门在边疆开始流传。

    空虚公子这名字一般只有熟人才叫,现在外界都称他为空虚大师。

    空虚公子倒也当得起这个名头,现在的他比起原著简直模样大变。

    自从剑气内伤被修复,外加境界的提高,空虚公子的脸色由苍白变得正常人一样红润,并且性格变得和善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么猖狂。

    以前可以说是命不久矣,所以有种及时行乐,得过且过的心态,现在不一样,作为道门的近些年最耀眼的天才,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所以性格不再像以前那般了。

    五人各骑着一匹马,走在炎热的沙漠中。

    这五个人便是天底下最强的驱魔组合,每个人都是家族中的佼佼者,未来的道门精英,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这一趟除了传播道法以外,还有着锻炼一下他们的意思。

    “空虚兄,离焉耆(音阉齐)还有多远?”一名长相刚毅的男子说道。

    此人名为张符宝,身后是他的弟弟张灵宝,两人是亲兄弟,龙虎山张家的旁支,也是张家到现在硕果仅存的一脉,两人都是真人修为。

    “不到五十里吧,前面那座沙漠城市应该就是!”空虚公子说道。

    焉耆是他们西行的第一站,也是第一个面对的佛国。

    此国人口十万,兵六千,占地相当于中土一两个县那么大,但僧人却高达两千余人,由此可见受佛教影响之甚远。

    在此传道还是颇有难度,大唐对西域的统治不如以往,许多小国早已脱离大唐的统治,焉耆便是其中之一。

    整个西域,大唐能够控制的地方也就龟兹和碎叶两镇而已。

    他们这些人去了大概率就是面对举国为敌的场景。

    “两千僧人可能里面高手众多,再加上六千的军队。灵宝,你怕不怕?”空虚对年纪最小的张灵宝打趣道。

    “这有何惧,以往都是佛门东渡,是时候让道门西行了!”张灵宝悠然一笑。

    唯一的女性段淇笑道:“若是他们不信你,想害你又如何?”

    “百姓其实很好满足,给他们处理一些疑难杂症,再显示神迹就能让他们信奉你。当然,若是有些不知好歹之人,自然是用雷霆手段惩戒。”

    张灵宝说道,他们只是传道又不是杀人狂魔。众生皆苦,没必要血流成河。

    道门不严格要求信众遵守什么教条,也如世俗一般纳税,处世态度积极,世上又有哪个宗派如道门这般?

    “若是整个国家、甚至整个西域三十六国都反对你呢?”空虚公子再次问道。

    年纪最大的林璞笑道:“那就让大唐再次回复安西都护府的荣光!”

    众人闻言皆爽朗一笑。

    五个道门年轻人,一言一语便决定了西域三十六国的命运,可谓是气吞万里如虎,豪气干云。

    因为他们背后是道门,同时也是大唐。

    傍晚,一行人进入焉耆都城。

    深夜,焉耆僧人放火烧众人居住之地,并且蛊惑民众围堵五人,更有高僧隐藏在其中、伺机偷袭。

    空虚公子等五人立即暴起,诛杀一众僧人,震慑周围民众。

    次日,焉耆王与大王子在伽蓝寺中无端暴毙,焉耆二王子即位,颁布诏书称先王之死乃是伽蓝寺僧人下毒所致。

    更将几十年来官府的错误全部推到伽蓝寺身上,并下旨将伽蓝寺取缔。

    接着、道门五人联合官府士兵攻打伽蓝寺三天三夜,伽蓝寺就此消失。

    而道门则取代伽蓝寺,成为焉耆国教。

    西域一行,先下一国。